宇都宫紫

宇都宫紫

又劳则动火,火动则气益散,气愈虚而火愈炎矣。然遇夜而劳扰不息,更属大戒。

吐泻后,小便利,汗出者,即内外热,亦宜温之。仲景所谓寒厥、热厥,及蛔厥、脏厥等,已详《伤寒论》,此篇止就《内经》所论言之。

淋证大概肾虚膀胱热。 如腹痛、恶寒、脉弦,是木克土,小建中汤主之,内芍药味酸,于土中泻木为君。

然多年郁结,一旦泄之,徒引动其猖獗之势,仍以吐剂达其上焦,连用瓜蒂、黎芦、苦参等。与其服药不当,莫如静守。

 如未尽,烦满尚存者,再煎服。 治之先用酒调苏合香丸,次用五积散,加香附一钱,麝香少许。

有上焦火盛者,有下焦火冲者,以致痰涎、气血聚结,肿痛闭塞。问其曾否食过何物,曾否七情动气,更分寒热虚实治之。

Leave a Reply